美国婴儿潮一代邀请千禧一代参加办公室派对, 却没有停留太久

by Neale Godfrey 美国千禧一代将取代婴儿潮一代,很快成为美国大部分劳动力。到 2015年年底,美国人口普查局调查结果显示:千禧一代有7530 万,超过了预计的 7490 万婴儿潮一代。这代表什么?数以百万计的千禧一代现在正在与婴儿潮一代并肩作战。千禧一代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。招聘经理最近清理出千禧一代的职业习惯。奇怪的是,许多千禧一代仍未充分就业,尽管就业市场的成长自近期的经济衰退以来已有很大进展。53%的人力资源经理报告“千禧人才是难找和难留的"。这项研究还发现 58%的千禧一代希望留在他们的工作岗位时间少于三年 ;而婴儿潮一代平均留在他们的工作岗位时间为7年,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那么,为什么千禧一代对他们的职业如此挑剔呢,尤其是当他们甚至可能还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的时候?另一项调查发现了一些可能的因素。千禧一代是由我们婴儿潮一代抚养长大的,他们看见我们工作非常努力。他们注意到我们因工作繁忙而错过了去观看他们的足球比赛。他们听到了我们对老板的抱怨。而且,他们还发现我们投入很多时间在工作上是因为我们不能失业。

在Times杂志中的一篇文章阐述到“千禧一代想要工作时间灵活的工作,想要更多独处的时间在工作上,想要从他们的经理那里得到反馈和职业方面的建议”。他们也想成为“无领工人”,穿着牛仔裤上班,工作环境为开放式而不是压抑的。

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在 2013 年做了一项研究,在Business Insider杂志中有突出报道,描述了几代人的不同之处 ; 千禧一代精通科技,但不是很好的团队合作者,也不是忠诚的员工,而婴儿潮一代注重团队精神,也是忠诚的员工。不幸的是,婴儿潮一代与新科技和技术革新不适应。好吧,让我们在这里稍作停留。根据Fortune杂志报道“千禧一代已经被不公平地被添加上了不好的名誉,如以自我为中心、 对雇主不忠诚等。 事实上他们对工作的目标、激情以及需求也不是与婴儿潮一代全然不同的。”

IBM 商业价值研究院做了更深入的研究,揭穿了一些概念。他们发现,实际上千禧一代“渴望财务安全、 个人资历、 鼓舞人心的领导,明确的业务策略和获得公认。。。” 与婴儿潮一代一样。坦率地说,谁不想这些?这是一个有趣的发现: 婴儿潮一代认为千禧一代愿意通过数码科技学习新的技能;另一个虚构是千禧一代中年轻一些的对待职业的尊重更加松懈,他们通常分不清楚私事与公事之间的界限。

让我们来看调查后面的实质,以试图了解我们看到的不同以及其原因。如W. Stanton Smith (Deloitte学校退休校长)在他的书中解读时代差异所说:改变你的心态......而不会丢失你的头脑,我们婴儿潮一代抚育了千禧一代。从根本上说,我们对千禧一代的价值观和态度要负大部分责任,但我们却对千禧一代的职业态度表现得如此震惊和惊讶。Smith解释说是我们这代人教给我们子孙后代习惯性质疑的。千禧一代是作为消费者被抚养大的 — — 对价值质疑 — — 需求和期望高品质,易于处理的 '微波经验'。这就是他们成长的世界,毋庸置疑,他们对职业生涯也抱着与消费相同的期盼

Smith讲述了一个困扰婴儿潮一代的故事。“某大学的会计学教授在第一堂课问她的学生他们的名字、家乡以及未来想做什么。。。一个学生回答说: 我们想知道为什么你认为你有资格教给我们。这个有着25 年经验的教授惊呆了。” Smith深入这次谈话,一个学生解释说他们不认为这个问题是不礼貌的,“我们知道拿到学位值多少钱 — — 所以我们想要知道我们的父母投资是值得的.”

那么,在工作场所不同代的人在一起会怎样呢?如何沟通呢?它可以是简单的。Craig Malloy,来自Lifesize的首席执行官,在 2014年的福布斯文章中做了论述。他发现“导师制可以减少年长雇员的不安全感,他们常感到他们不能专注于技术方面的知识。他们可能不像年轻同行一样对技术熟练或富有创意,他们见过无数的商业起伏。 导师制对两代人来说可以取得一个平衡。Malloy建议企业需要"培养技术的积极性和商业头脑 ;不要让其中一个肆意践踏另一个"。

正如Henry Ford所说,“走到一起是一个开始 ;保持在一起是进步 ;在一起工作是成功。” 我对这两代人有很大的信心!